我见过的各种清洁工,身价最高的一千多万……

 常见问题     |      2020-04-19 12:21

今天是10月26日,是环卫工日,我在朋友圈感慨了不少清洁工。现按感慨次序,将它们串起来凑成一篇短文。

以前,我在城里走着走着就迷路了,不知道该往哪条路拐弯。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那就问路吧。可我胆怯,不敢随便问人,就在人群中寻寻觅觅,直到看见他们的身影才跑过去问路——他们就是环卫工。

初到一城一区,街头环卫工对我的重要性不是清洁,而是指路。今天是环卫工日,感念一下他们。

昨下班到潞城地铁站,天黑了,我跑到车棚,一个穿蓝衣服的清洁工坐圆铁环上,停车场往里卡自行车前轱轮的圆铁环。我和他聊了聊。我说天黑了,怎么还不下班?他说得到9点,下午1点出来的,得熬够八小时,打扫地铁出口存车处的卫生。我问,你是北京人吧。他说,是北京郊区人,离家近才干这工作,是临时工。我问,一月多少工资?他说,三四千吧。

北京写字楼的一公司,一百号人,大老板,高层大经理,中层管理者,普通员工,即使普通员工大都本科毕业。这么说,涵盖了所有员工?不是的,落下了清洁工,每个公司都有一个保洁,可许多人计算员工时常常把保洁忽略了。

现在我们要说身价,哪个员工身价最高?若排名次序又是如何?你一定说,除了老板,身价当然是高层、中层、普通员工和保洁,嗯,最垫底的就是公司的清洁工。

你说错了,身价最高的是那个女清洁工,她家是东五环的,村里拆迁,给了三套楼房,价值一千多万,而公司高层的管理者还是北漂,只是租的楼房好一点。

这不是想当然的虚构,而是我真实经历过的一个公司,一个北京阿姨有三套房,在家没事干,又没文化,就跑出来当保洁。

2003年,我租住在北四环外的大屯村,也是突然间拆迁,平均一家给三套楼房,或是给一套楼房另加二百万元。一个女的本是清洁工,打扫村子,突然暴富,她每天仍旧拿着扫把冒着灰尘清洁卫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日子过不下去了,这才当清洁工。

十年前,我住在前门大栅栏的胡同。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马路边的树下乘凉,疾步走来一个清洁工,年轻帅哥,穿着黄马甲,背着装垃圾的铁兜子,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拿着瓶脉动喝,他坐我身边。我问他,一月多少工资。他说是三千多元。我惊诧,指着路边几个女保洁说,她们一月一千元。他语气坚定地澄清:自己是北京人,正式工,她们是外地人,临时工,待遇就差在这儿。

我听了并没有恍然大悟,因为自己也经历过,见怪不怪。我刚到北京在永外大街当清洁工,一条马路有正式清洁工,环卫所的临时清洁工,包工队的临时清洁工,待遇依次是800、400、200,我是垫底的清洁工。同一条马路,清洁工三六九等。

刚到北京的大半年,我当清洁工,先是在大街,后来跑到天龙东里小学,一样的保洁身份却是不一样的舒适度:大街上是私人包工队,十几个人挤一间小屋,顿顿喝稀饭,有时饿的慌,给街头的小饭店倒垃圾换点吃的喝的,乞丐的日子;学校呢,和老师学生一锅饭,天天有肉,一个人一间屋下班能安静学习,感觉翻身做主了,其实,比做主还强,我在甘肃老家也不是一人占一间屋。

在小学干清洁工久了,心里就有了异动:是不是把清洁工的档次升一升?比方说,跑到中学或大学当清洁工。当时是这么想的,同样是清洁工,大学的高于中学的,中学的高于小学的。我就开始找门路,一次遇上汇文中学的汪老师,打探她们学校要清洁工不,汇文中学是北京市重点中学。汪老师说,你还是在这小学老老实实呆着吧,业余好好学习,这边人际关系好,所有师生都尊重你,你到那边去没有这氛围。

我还是不甘心。一次骑车到北师大听课,在校园碰上几个清洁工,就问还招清洁工不,他们让我去问总务。我就打听他们的待遇,他们说一个月四百吧,去食堂吃饭得掏钱,十几个人挤一屋。我问,没有单间吗?他们反笑:当清洁工还想住单间,口气好大!

没单间乱哄哄的怎么学习?再说待遇还不如我现在呆的小学,我何必到大学呢?于是,我放弃了到中学到大学当清洁工的想法,老老实实在天龙东里小学干了几年清洁工,认认真真读了二三十本书。

2004年,我去人民大会堂开会吧,见识了中国最高殿堂的清洁工。都是五星级酒店服务员的标准,黑上衣,白衬衫,红领带,彬彬有礼,训练有素。我去洗手间,五六个男服务生维持卫生,你洗手,不小心把水溅到镜子上,服务生马上用玻璃器刮掉,再用毛巾擦干净,不要说一尘不染,就是一滴水都不能有。

会议中途,我在大会堂的走廊溜达,碰上一个服务生,姓李,衡水人,她正巡视卫生。两人坐沙发上聊了聊。我说,你们的工作不错,有时候能见到胡主席吧。她说,见的次数多了,从身边走过好几回呢。

我还问,能到人民大会堂上班真不容易,你是怎么进来的。她说,自己上的高职,毕业时,人民大会堂把她们一个班的人都招进来了。她还说,自己是农家女子,靠个人根本进不了人民大会堂。

我再问,你们一月多少工资?她说,一个月两三千吧,加一下班,一个月三千多。14年前三千多挺高的,都比北京小学中学高级老师工资高。

不过,她们现在不在人民大会堂当服务生搞卫生了,因为她们都是合同工,签约三年或五年,到期不再续约,然后人民大会堂再从高职学校招聘另一批新人,新人来旧人走,流动不止……



上一篇:它是“肠道清洁工”,入秋每周吃1次,给身体排排毒,老少皆宜


下一篇:杭州保姆纵火案开审,林斌生用保温杯砸向莫焕晶怒斥其谎话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