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厂妹:5天8小时制,饭都快吃不起了……

 常见问题     |      2020-04-29 16:56

1、近日,在苹果上海代工厂昌硕,员工因为工资迟发、裁员等原因聚集讨说法的传闻不胫而走。这背后是一场席卷全球的龙卷风,手机大厂砍单,华为、苹果、三星、OPPO、vivo等无一例外。

2、从五天招三万人到前后流失两三万人,不过短短几周时间,厂哥厂妹们开始谋新的出路,送外卖、拍抖音当网红......饿了么直接把招人点设到了苹果代工厂门口。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可以引起一场龙卷风。一次产业震荡背后,又有多少只“蝴蝶”会折翼。

全球顶级手机大厂纷纷陷入收缩产能、“砍单”求生的尴尬境地。据最新媒体报道,三星手机5月生产订单锐减30~50%,华为于4月大砍供应链三成订单,OPPO和vivo砍掉6月30~40%订单,而苹果更是在疫情爆发初期就开始削减订单约20%,把每月4500万的订单数下调至3700~3800万。

需求的下降、订单的被砍,落到中国厂哥厂妹们的头上就是加班少了、工资少了。作为全球手机生产龙头,不到2个月光景,中国手机代工厂复工“潮起”,又“潮落”?

“比去年同期下滑40%,近乎腰斩。”复盘今年一季度手机销量,经营县域手机卖场生意的袁老板这样表示。显然这不是个例,我国和全球的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都无可避免地出现明显下滑。

日前中国信通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4773.6万部,同比下降34.7%,其中5G手机1406万部,不足4G手机的二分之一。信通院数据还显示,尽管2月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暴跌近50%,但得益于疫情的快速控制以及积极的复工复产,3月出货量有所回暖,恢复到1月水平。

但糟糕的是,随着疫情在海外蔓延,手机产业链在4月不仅没有转好,反而迎来更严峻的考验,一线手机品牌集体砍单。有业内人士预测,智能手机回暖势头会戛然而止,4月销量可能环比下降,说好的报复性消费迟迟不见踪影。

“底薪为2550元,做满一个月能拿5000元的‘返费’,今天有3000多人过来填资料,把招工现场的桌子都占满了!”2月24日,当时一位上海昌硕招聘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

在深圳富士康龙华园区,富士康开出29元的“史上最高”入职时薪吸引员工,通常情况下,新员工在苹果代工厂上班,时薪很难超过20元。

除此之外,蓝思科技、伟创力等代工厂都不约而同开出高薪水和优厚的福利待遇吸引厂哥厂妹入职。3月中下旬,第一拨复工潮之后,部分手机代工厂产能迅速升至最高水平。

3月23日,《IT时报》记者在上海昌硕了解到,工厂此前“五天一口气招了3万人”,厂里已有8万多工人,接近饱和,产线上基本不缺人。

对于手机代工厂里的工人来说,幸福来得快,也去得快。全球手机巨头们砍单的联动效应传递到他们的荷包里,只要短短几周时间。

一位自称为昌硕直招处招聘人员表示:“一个月前就不招人了,厂线上不加班,现在工人可以双休,已经在裁人,4月10日把小时工全部赶走了。”设备商驻厂人士也向记者证实:“最近两个月昌硕厂线作业员都是5天8小时生产。”至于为什么出现目前的情况,这位人士称,年前的订单完成得差不多了,但新订单迟迟没有收到。

原本24小时不停的厂线,现在生产时长缩减了2/3。对于手机代工厂流水线上的厂哥厂妹而言,想要拿到高薪,拼命加班是唯一的途径,不加班就得喝西北风。

如果仅依靠2550元的底薪,厂哥厂妹们又如何满足自己的一个个愿望?一名手机代工厂女工在抖音上记录下这样的时刻:“5天8小时制,饭都快吃不起了,要不要考虑换个工作呢?工资低、没加班、没前途,想要跳槽了。”

“厂里没班加,你愿意走就走,没人拦着你。”上述招聘人员表示,这段时间,昌硕前前后后走了有2、3万人。而附近“饿了么”站点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从昌硕出来的厂哥加入了该站点的配送员队伍。

作为华为手机代工厂之一,光弘科技的招工也受到砍单影响。一位在光弘科技工作多年的技术领班告诉记者:“现在只招正式工、技术、管理人员,操作工招的已经很少了。”

来自海外的原材料运不进来,是疫情给手机代工厂带来的另一重影响。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外贸进出口目前处于管制阶段,自己公司和工厂所需的原料都在港口排队等待。

以iPhone为例,核心元器件包括摄像头、显示屏与触摸屏、处理器、存储芯片以及基带芯片。尽管每种元器件苹果都有替代供应商,但由于这些部件都是依据苹果的要求定制而成,从开发到量产都需要大量研发投入。即便要换,新供应商要跟苹果完成测试环节,至少要3个月。

疫情之下,安卓阵营的日子也不好过。2月13日,小米率先开启5G旗舰的线上发布会,随后vivo、OPPO、华为、三星等都发布新款5G旗舰。除了台上明面厮杀外,一线手机品牌暗地里也在砍单角逐。

据报道,三星、华为、OPPO、vivo、小米全球排名前五的安卓手机厂商均至少缩减了20%以上的产能,这不仅牵动台积电、大立光等中国台湾的上游企业,也将重创联咏与稳懋等两大手机元器件产业龙头的业绩。

根据信通院披露的数据,3月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为2102.9万部,安卓机型占比为87.9%,由此可推断3月iPhone出货量大致为254.45万部;同理得出2月国内iPhone出货量为49.46万部,3月份iPhone销量环比大增约4倍。

尽管国内iPhone销量的确有较明显的反弹,但考虑到苹果2月出货量基数太小,手机报复性消费,还得看占比更大的安卓阵营。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指出,疫情影响和消费者换机需求降低,是一季度手机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

西南财经大学、蚂蚁金服研究院日前联合发布的《疫情下中国家庭财富变动趋势——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中低收入阶层及自由职业者工作稳定和收入受疫情影响较大,且预期也不乐观,出现“报复性”消费的可能性不大。

国产一线手机品牌目前均在海外市场有较多业务布局,小米海外销量占比约为60%,华为约40%,OPPO与vivo两者也有30%左右。孙燕飚认为,不论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市场,近来都处于封锁状态,消费者换机需求不高,手机大厂在近期开始大幅砍单在情理之中。

印度市场受疫情影响,小米、realme等线上品牌所赖以生存的电商flipkart目前已不接受新的手机订单,亚马逊也只接受部分生活必需品的订单;OPPO和vivo遍布印度的数万家线下门店不得不关闭,国产手机在东南亚等海外市场的销售团队正在经历艰难的考验。

工信部已于3月发文要求全力推进5G网络建设、应用推广、技术发展和安全保障,鼓励基础电信企业通过套餐升级优惠、信用购机等举措,促进5G终端消费,加快用户向5G迁移。孙燕飚指出,这是刺激市场需求的一个积极信号,“今年是5G换机的大潮流,目前海外市场依然低迷,中国市场慢慢回暖,姑且不论报复性消费会不会到来,第二季度将是各大厂商角逐的主要战场。”



上一篇:MPV大年来了!丰田、别克、大众纷纷发力中高端“保姆车”


下一篇:我市启动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