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雇主开车接保姆返岗

 公司新闻     |      2020-03-27 15:37

全面复工复产,各行各业都在逐步复苏,市场对育儿、清洁等家政需求进一步扩大。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下,对于需要与人近距离接触的家政行业而言,复工之路并不那么顺利。一方面,当下不少雇主对阿姨上门有所顾虑;另一方面,有些阿姨们也对上门工作存在担心,尚未完全返工,供需双降成为了摆在整个家政行业面前的现实。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损失,包括51家庭管家、58到家在内的不少家政企业都在努力“自救”,创新研发新业务。

“为了降低感染风险,避免造成麻烦,我已经快50多天没有出门了。”广州市妇女儿童服务中心的母婴管家何姨告诉南都记者。1月31日,她来到了花都区一雇主家中上岗,负责照顾母婴月子期间的起居饮食和健康护理,至今一步也没踏出过雇主家门。“以前天气好的时候,会带雇主的宝宝去公园散步晒太阳,现在一步也不敢出,最多就是抱着宝宝在阳台上透透气。”

据何姨介绍,这一单是年前就订好的,虽然后来疫情突然暴发,但雇主并没有取消。“他们先问我春节期间有没有出去游玩,我知道自己年后要上班,疫情这么严重,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雇主也就放心了。”何姨说,这家雇主在确定她没有出城后,便特意开车将其接到了家中,进了家门,先进行全身换洗消毒,才开始带宝宝。头一个月,即使在家里,也每天都戴口罩工作。

何姨的另外一位同事3月初则被一位深圳雇主从广州接走。“那户人家怕有感染风险,不让她坐高铁,叫了一辆专车,直接开到小区楼下,进家门全身换洗消毒后再工作。”

同样,为了安全起见,在番禺祈福新邨做住家保姆的王姨也因此取消了春节休假。“一直待在雇主家里,担心出去了回来就不安全。”据王姨介绍,她是湖南人,但和家人长期住在番禺区,与雇主家相隔并不远,春节期间她本可以休假,但为了避免出现风险,她和雇主商量后决定延期,待疫情过后再选择连休。

王姨说,因祈福新邨出现过确诊案例,雇主家防护意识较强,从不让她出门买菜,最多是到社区门口取回雇主在线上买好的肉菜快递。“哪怕是走到社区门口,也是在家一双鞋,出门一双鞋,回来后换外套,洗手消毒。”

家政服务的对象往往是老人和小孩,二者免疫力较低,是传染病的易感人群,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家政从业者也更加“小心翼翼”,注重个人防护,但即使如此,也难以打消雇主们的顾虑。家住天河区的市民林风(化名)告诉南都记者,3月中旬,她的住家保姆终于从广西老家返回,以往保姆都是自行坐大巴回来,这次林风特意为保姆订购了高铁票。“刚好她坐的那趟高铁人很少,空荡荡的,但为了安全,她回来后的前一个星期都没让她直接接触孩子。”林风说。为了保护小孩,她要求保姆在家也要戴口罩戴手套工作。家住白云区的廖女士原本打算年后换钟点工,如今也在观望中。“孩子只有一岁半,这时期实在不放心外人照看,等到5月过后再看看吧,暂时先让妈妈帮忙带一阵。”

一方面,当下不少雇主对阿姨上门有所顾虑;另一方面,有些阿姨们也对上门工作存在担心,尚未完全返工,何姨的几位同事就婉拒了不少外地订单,供需双降是摆在整个家政行业面前的现实。

“2月仅保洁业务就下滑了80%—90%,住家保姆、月嫂的订单成交率更低。”51家庭管家的首席运营官徐卫华告诉南都记者,公司在广州和佛山共有15家门店,目前的复工率为70%左右,少部分员工依然滞留在湖北。“花城管家”品牌、广东睿丽生活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烨也说道,公司同样尚未完全复工,现在的订单大都是年前已经定下的,新订单很少,2月份的家庭保洁订单仅十几个左右。

“其实大部分家政企业已经开门了,但‘开业不开市’,整体复工水平也就两三成。”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忧心地说道,以往年后都是家政行业的用工高峰期,但受疫情影响,不少家庭不愿意聘用外地阿姨,“人等活干”的情况大量存在。

“为了让雇主放心,公司所有外地员工,返回广州后都先在员工宿舍内隔离14天,做完核酸检测后再上岗。”徐卫华说,目前公司到岗的200多位员工全部都做了核酸检测,但即便如此,来自家庭的保洁业务订单依然较少。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口碑好、工作时间长、客户群相对固定的家政服务人员在此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拥有十多年从业经验的何姨告诉南都记者,年前她的档期排到了今年3月,现在已经排到了7月,和她同为母婴管家的几位同事即使已经婉拒了不少异地订单,如今也都是档期满满。

疫情之下,家政行业面临着巨大考验,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与企业都在各自出招,力争行业早迎春天。

今年2月20日,广东省委、省政府部署出台2.0版“促进就业九条”,其中提出将“南粤家政”纳入省十件民生实事抓好抓实,对南粤家政复工复业提供一系列帮扶措施。3月13日,广州市政府在省的文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促进就业六条”,其中提出,将全面推动家政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促进就业创业,建设扶持10家有影响的家政服务龙头企业,被评为市级“家政服务龙头企业”、市级“家政服务诚信示范企业”的由就业补助资金分别给予30万元、20万元的一次性补贴。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也为企业们申请了一批防疫物资,并另外购买了消毒用品发放给企业工会,充分保障家政从业人员的基本防护。

“政府能看见我们这个行业,了解我们的难处,重视起来,对家政企业而言,就有渡过难关的信心。”杨烨说。但朱德毅也表示,目前的政策以支持鼓励为主,大都缺乏实施细则,希望能尽快落地,“家政企业基本上都是小散弱,经不住风险,很可能熬不住就倒了”。

为了改变“人等活干”的局面,家政企业也在努力“自救”。据南都记者了解,包括51家庭管家、58到家在内的多家家政公司都开通了新业务,为企业以及公共场所提供专业消毒服务。

“年初一就成立了应急小组,一边为公司员工采购防疫物资,一边紧急研发消毒服务。”徐卫华说,疫情暴发后,公司紧急召回了工程师,与省疾控中心下属的广东省生物制品与药物研究所共同研发适合家庭和企业的消毒服务,最终开发出一套针对企业复工后人员聚集和防疫的企业消毒解决方案,以及针对家庭、学校、汽车的防疫消毒解决方案,并迅速推出市场。“最忙的时候有保洁员一天接3单,忙到晚上11点多,还有大量企业在排队。”徐卫华称,公司三周内完成了约400单的消毒业务,大大缓解了疫情带来的业务冲击。

不过徐卫华也坦言,进入3月以来,这样的消毒业务订单在逐渐下降。“企业的彻底消杀业务大都是一次性的,做完之后企业会自己进行日常的普通消毒维护。”徐卫华说,目前广州市内还有不少社区尚未完全开放,保洁员无法上门服务。

但即便如此,徐卫华还是对家政行业充满信心。“与2月相比,保洁业务已经回升到了50%,如果下一阶段学校全面复课,那肯定会有新一波的订单增长。”徐卫华表示,公司今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再开200家门店,这一目标年前就定下,将不会因为疫情而改变。



上一篇:央视315曝光月嫂证不用培训就能拿 牵出母婴服务协会


下一篇:北京家政业复工率不足4成 业者:缺乏隔离条件是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