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菲佣市场:中介费要8000元 押金20000元

 公司新闻     |      2020-06-10 14:42

近日,一则“北京、上海、厦门等5个大城市或将开放菲佣就业”的消息在网上热传。虽然该消息还未经证实,但有不少人还是期待的,因为好的保姆可遇不可求。

昨天,记者走访市区的保姆中介发现,有中介表示可以介绍菲佣,要交8000元介绍费和2万元押金。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市场上的菲佣基本上都是签证到期滞留的“黑工”,一旦雇用,雇主要承担非法用工的风险。

昨天,记者联系上一个曾雇过多名菲佣的温州家庭。女主人陈女士说,她在2011年通过深圳一家中介,以每月5000多元的薪水,雇了一名菲佣来温州带孩子。

“当时我的孩子2岁左右,刚好在学习语言的阶段,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语言环境,我就专门挑经过专业英语教育培训的菲佣。最终找的这名菲佣很专业,两三个月时间,孩子就能说一部分英语,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陈女士说,菲佣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像陈女士一样请来专门教孩子英语的,另一种则主要做家政服务的,就看雇主的实际需求。

陈女士4年时间雇过3名菲佣,她认为总体上菲佣服务水平高,值得信赖,但也存在一些习惯上的差异。她记得有一次,菲佣在带孩子洗澡时,直接让孩子在浴室外脱光了再进浴室。“菲律宾很热,在外面脱光进浴室不会着凉,可温州当时已有点冷,她们就没有这种意识。”陈女士说。

市民郑先生对家里的菲佣赞不绝口:“每天家里都是干干净净的,干活勤快,让她休息会儿都不肯。”

菲佣顶着“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的美誉,在温州家政行业也收获了一些赞誉,但事实上“退货率”也挺高。

“语言障碍和口味差异是‘退货’的主要原因。”市区一家政公司相关人士介绍,该公司前年介绍过6名菲佣到温州,其中4人被退了回去。由于菲佣大部分不会中文,平时需要用英语交流,虽然家务活干得好,但和雇主很难沟通,特别是和雇主家里的老年人,根本沟通不了。

其次,通常菲佣只会做西餐,不符合温州人口味。“温州的家庭偶尔一两顿吃西餐是可以的,天天吃根本受不了。我经手的客户很多都要手把手教菲佣做温州菜,可做出来的菜根本不地道。”上述人士说。

昨天,记者在保姆市场找到一名自称可以帮忙雇菲佣的中介,其表示在温州不能直接雇到菲佣,但可以通过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中介“预定”,一个要支付2万元押金和8000元介绍费。要是菲佣已在大陆,雇主每月须支付5000元以上的工资。要是菲佣不在大陆,那还需要承担签证、出关、机票等相关费用。

“雇主确定要找菲佣,可以通过网络视频面试或者去广州、深圳等地面谈。也可以委托我们去帮你物色,一旦敲定,来回所有费用需要雇主承担。”该中介还表示,可以帮助雇主对菲佣进行“政审”,查清菲佣的来历,保证不将身体不合格或有污点的菲佣介绍给雇主。

可以让菲佣不受签证影响长期留温吗?该中介表示,一旦聘用成功,她有办法让菲佣长期留在温州,但具体怎么操作她没有透露。不过,她也坦言,雇用菲佣确实存在非法用工风险,一旦查到菲佣将被遣送回国,雇主的钱也要“打水漂”。

市人社局外国专家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来说,我国除了港澳台地区,其他地方按规定是不允许雇佣像菲佣这样的外籍劳工的,“因为菲佣属于低端劳务输出,我们有足够的这种劳动力或者说这方面的服务人才,所以从保护家政从业人员的目的来说,目前的政策并不允许个人聘用外籍家政人员。”

该负责人说,菲佣一般都是通过旅游签证来的,时效比较短,过期之后就属于“黑工”,一旦被查到将被遣返回国。“目前只有经人社局认定,来温长期居住的外籍高级专业人才可以带一名家政人员,照顾起居。要是这名外籍专家要求雇用菲佣,那是允许的。”

菲佣顶着“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的美誉,成为世界家政行业的顶级品牌。然而,外来的和尚真能念好温州的经吗?

我看未必。至少,在记者的走访过程中,不少曾雇用菲佣的市民吐槽,因为语言障碍、饮食习惯不同等原因,菲佣在温多少有些“水土不服”。

也有业内人士建议,在温州还是雇佣本地保姆比较划算。他们给出的理由很实际:目前温州半天保姆月薪在2000多元,全天3500元至4800元,经过专业培训的较高级别的保姆月薪5000元以上。虽然菲佣月薪与温州做得好的保姆差不多,但像押金、中介费等其他花费,两者相比就差别比较大了。此外,雇用菲佣还存在非法用工风险,一旦菲佣被查到签证过期滞留,就要被遣送回国。那么,雇主的钱肯定是要打水漂。相同的服务质量,没必要为了赶这个时髦,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此外,菲佣基本都是中介介绍的,而且是“远程”面试。有些中介不负责任,不仅乱开价码,而且欺负雇主英语不好,不和菲佣说清楚雇主的要求,或隐瞒菲佣的基本信息。

今年2月23日上午,被出逃事件牵出的李某和吕某,因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在丰台法院受审。据指控,二人以虚假邀请函骗取中国商务签证或者旅游签证,让数十名印尼籍和菲律宾籍女子非法入境后,介绍这些女子到中国雇主家庭从事家政工作。未找到雇主期间,这些外籍女子护照被收,限制在屋内不许出门,直至一菲律宾籍女子出逃报警案发。

二人受审时透露,北京家政市场对“菲佣”有较大需求,每介绍成功一人,他们向雇主收取2万至5万元不等的中介费,同时还会在“菲佣”的工资中扣款。

“我俩在中关村卖相机时认识了一个女老板,随后跟着她做菲佣生意。”据李某和吕某供述,2015年4月,他们与女老板产生矛盾后开始单干。吕某还成立了北京神州美星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在网络上发布信息,提供外籍女性家政服务项目。

在李某和吕某掌控的外籍女子中,菲籍女子办理的是商务签证、印尼人办理的是旅游签证,前者在华停留时间为90天,后者时间更短。这些外籍女子均由国外的中介人员介绍,并办理护照和签证等。

“中介每介绍一人,我通过网银支付13000元,包括签证费、机票和好处等”,吕某称,介绍人通过微信把照片发过来,由李某拿着照片在机场接人。入境后,吕某的公司会扣下这些外籍女子护照,包吃包住,但不许她们外出。同时对外籍女子进行家政培训,再由公司员工与雇主签订帮佣服务协议,从事家政服务工作。并以人民币2万至5万元不等的价格,收取相关雇主的中介费用。

据审理此案的法官介绍,正规在华务工人员,需要劳务部门相关证明。但是根据我国出入境管理的行政规定,未经允许,外籍人员在华不能从事这种低端的劳务,比如保姆之类,其实就是“打黑工”。



上一篇:细思恐极!女子花6万元请月嫂 服务20天被查出患有传染疾病


下一篇:广州拟每年推进两三万名家政人员持证上门服务